热烈庆祝2013年:一、淄博风机厂有限公司全系产品通过能效绿色节能环保二级认证. 二、 淄博风机厂有限公司通过安全标准化验收合格. 三、注册资金增资至7800万.

金属矿山用主、辅扇通风机
金属矿山用局部通风机
煤矿防爆轴流主、辅扇通风机
煤矿用局部通风机
锅炉离心通风机
一般中、低、高压离心锅炉通风机
排尘离心通风机
高温通风机
煤粉离心通风机
一般轴流通风机
SDF、SF系列隧道风机
BMJ系列煤气加压节能离心通风机
 
煤矿大面积开采导致村民房屋受损严重 新房变危房无人管
  发表于 2019-05-23 14:10

 

中国新报贵州讯(记者 李社庆 通讯员 查灵松 冯亚) 安全,是人类永恒的主题,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最基本的需求,是人们生活和健康的基本保障。经济的高速发展为人类社会带来进步,但不负责任的企业也会给当地带来极大的危害……发展经济不能以牺牲人民财产安全利益为代价。

4月29日,记者接到贵州省黔西南州贞丰县挽澜镇纳坎村龙里组村民关于该镇境内正大煤矿大面积开采、村民房屋严重受损的情况反映,并向记者提供了拍摄的照片、视频和向各级政府反映的材料。

材料中称,从2014年起,纳坎村龙里组村民发现自家的房屋不同程度的开始出现裂缝、附近地下水源不断减少、土地下沉等多种问题,给村民人身及财产安全产生严重的影响。

在村民强烈要求下,5月8日,记者来到当地就村民反映的情况进行现场实地调查。

据了解,正大煤矿是贵州黔越矿业有限公司旗下的矿山,由原来在该地采矿的贞丰县宏星煤矿与贞丰县挽澜乡正大煤矿整合而成。在该村采矿历史久远,开采面积巨大。

村民诉说:问题出现后,村民和煤矿双方也曾委托贵州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117地质大队进行地质灾害的鉴定。

2014年7月,地质大队出具了《贵州省贞丰县挽澜乡纳坎村龙里组、田坝组及韦寨组地质灾害成因分析论证报告》,报告中指出:正大煤矿的矿井疏排地下水形成降落漏斗造成村居开裂、田地下沉、水源减少。

勘查鉴定报告出来后,直到2017年12月25日,挽澜镇政府才出具公告,按2014年贵州省117地质大队鉴定意见,受损村民领取2万元至8万元不等的经济补偿,其中有21户得到重建住宅赔偿、27户异地移民加“补偿金”安置。也就是说,三年后,纳坎村部分受损村民才得到相应补偿。勘查鉴定报告出来后,直到2017年12月25日,挽澜镇政府才出具公告,按2014年贵州省117地质大队鉴定意见,受损村民领取2万元至8万元不等的经济补偿,其中有21户得到重建住宅赔偿、27户异地移民加“补偿金”安置。也就是说,三年后,纳坎村部分受损村民才得到相应补偿。

117地质大队鉴定报告出来后,这种不合理也不合法的补偿方案没有得到剩下26户村民认同。

而正大煤矿持续不断地开采,村民们的房屋损坏程度更加严重,随着时间的推移,物价早已今非昔比,车水杯薪的补偿方案,村民们说根本无法接受。

在原因清楚明了,责任方明确无误的情况下,问题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村民告诉我们,他们多年来一直坚持不懈地在向镇政府、贞丰县人民政府反映自已合理诉求,希望人身和财产安全能得到保障,经济上得到合适补偿。

然而,合理合法的诉求和现实情况并没有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村民们不得已只好向国家信访局反映,国家信访局也告知将督促地方政府及时解决,并将答复函下发至当地政府。

龙里组村民说,2018年4月26日贞丰县县长李正渊向我们表态:“三个月之内不解决龙里组房屋受损问题,我就不当这个县长了。”整整一年过去了,还是看不到任何希望。

挽澜镇政府也曾给予答复意见,明确说明会再次委托鉴定机构对房屋的受损原因及情况进行鉴定,待鉴定结论出来,会按照鉴定意见赔偿损失。 挽澜镇政府也曾给予答复意见,明确说明会再次委托鉴定机构对房屋的受损原因及情况进行鉴定,待鉴定结论出来,会按照鉴定意见赔偿损失。 但据村民说,第二次鉴定结果却始终没有出来,更没有什么当地政府领导的回应。 龙里组村民黄朝友说, 2019年2月20日,挽澜镇政府领导要求我们26户房屋受损村民,每一户自己写一份诉求交到挽澜镇政府,我们按照政府的要求办理递交了诉求。 3月5日,挽澜镇政府靳行书记等领导到纳坎村龙里组,要求每一户诉说自己的诉求(现场用执法记录仪录音录像)。 3月14日,挽澜镇政府党委书记刘洪奎等领导到龙里组又对我们讲生态移民和异地扶贫搬迁等问题,对于正大煤矿对我们房屋损坏赔偿一事没有明确答复,也没有做出任何处理。

村民们还说,3月15日,有村民们在电话中咨询靳行书记,询问事件的处理进度及具体解决方案,希望能尽快给一个明确的答复意见,靳行书记却在电话中回答村民,”挽澜镇政府不可能给任何答复,也没有这个义务,你们自己到县政府询问。” 随后我们又走访了龙里组黄朝清家,大老远便看到黄朝清媳妇背着小孩在满是裂缝的院坝里转悠,看见我们的到来,便迫不及待地诉说起自己心里的苦楚和不平。

她说: 为了生计,儿子儿媳妇出门在外打工,孙子只好放在家里让自己照看。当初为了儿子结婚便用全部积蓄盖了三间平房,可谁知半年的时间新房已然变成了危房。

为了一探究竟,我们表示想要进去看看,但进门时门却推不动,只能侧着身子硬挤进去,因为房屋架构已经严重变形从而导致门卡住不能开合。

黄朝清家的墙壁做了简单粉刷,新做的床和大红色的被子还能看出儿子儿媳婚后的喜庆,但窗檐旁墙体十公分左右的一条很长的巨大裂缝却让人在喜庆之余胆战心惊。

龙里组像这样受损的房屋有很多......

一个企业或多或少都能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可纳坎村龙里组村民说他们并没有通过在自家脚底下开采煤矿的正大煤矿中获得任何益处。相反花费全家人一辈子积蓄建起来的房子却只能得到过时的老标准来赔偿,这是一种变相的劫夺。眼见祖祖辈辈一直居住的地方因为正大煤矿的开采而变得满目疮痍。也许,龙里组剩下的村民只能应了那句话:这片土地养育了他们,也是这片土地埋葬他们。

在贞丰县、挽澜镇两级政府领导实地了解情况属实的情况下:为何龙里组村民房屋受损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为何在龙里组村民房屋受损越来越严重的今天,正大煤矿还能继续开采?对此事本报将继续跟踪关注。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新濠天地官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05014409号
董事长:王谋怡  手 机:13853380888  手 机:0533-6063666